欢迎来到华闻知识网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航空股乘风起飞 南北资金对南航(01055)的态度却出现了分歧

航空股乘风起飞 南北资金对南航(01055)的态度却出现了分歧

2018-05-05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航空板块持续两个多月的悲观情绪应该结束了吧?不少投资者如此问道。
今年五一假期的前一周,航空板块累计上涨约9%,创下八年以来同期的最大涨幅。

据市场消息,本周航空股大涨与“五一”的到来有关。目前旅游业开始进入旺季,多家旅行社透露,今年五一期间,预定自由行、跟团游的人数同比增长了20%左右。航运紧张,机票价格涨幅较大,同时高铁沿线城市火车票也比较紧张,预计旅游线路价格涨幅大概在30%左右。
与以往不一样,此次机票涨价背后的重要推手还包括票价市场化改革。4月13日,民航局正式印发市场调节价的国内航线目录,合计1030条。随后深航北京-深圳、南航深圳-沈阳等航线均开始提价10%。
航空板块长期趋势向好
民航业经过一轮供给侧改革之后,供需基本面已有所改善,加上近期国内航线提价取得实质性进展,因此航空板块整体走强其实在意料之中。
但在此前不久,航空股集体杀跌,留下一地鸡毛,主要受油价上涨影响。最明显的是4月20日,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加上美国原油库存减少、沙特继续实行减产,原油价格创近三年半新高,航空股当日重挫,南航甚至一度跌破200日均线。不过之后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油价继续上涨,航空股反弹。
这或许可以说明两个问题:在影响航空公司利润的四大因素中,票价和客座率的重要性高于油价和汇率;油价因素目前已被充分消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一季度油价较去年同期大幅上涨,在这种情况下,三大航空依然录得超预期的业绩,这进一步增强了投资者对航空股的信心。
公告显示,今年1-3月,中国国航(00753)实现营收316.07亿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同比增长9.1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26.28亿元,同比增长79.23%。
中国东方航空(00670)实现收入267.53亿元,同比增长9.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18.97亿元,同比增长62.41%。
南方航空(01055)实现营业收入341.01亿元,同比增长10.10%;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5.44亿元,同比增长64.13%。
收入增长主要由于旅客周转量及收入客公里数上升。期内,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的客座率分别为82.39%、81.1%、81.69%
近年来,国内航空旅客运输量增速呈稳步上升的趋势。2017年国内航空旅客运输量约为5.5亿人次,较上年增长13%,民航局预测,2018年民航旅客运输量将超过6亿人次。民航业的发展是消费升级的典型代表,航空板块长期增长的基础和动力依然存在。
华创证券分析师吴一凡认为,中国航空业步入新时代,当前正处于新一轮行业巨变的起点上,无论从供需结构、盈利能力或是商业模式等,都在发生重要变化。航空股正处于业绩与估值双升的战略机遇期。
智通财经注意到,近期航空板块反弹的表象下,南下和北上资金对南航的态度出现了明显分歧。

过去一个月,国航和东航的沪股通及港股通持股比例均有所上升,南航的沪股通持股比例从0.38%升至0.46%,是三大航中升幅最大的公司(国航和东航的沪股通持股比例分别上升0.02%及0.06%),但其港股通持股比例却从21.21%下降至20.8%,可以推测,南下资金在减持南航,而增持国航和东航;北上资金增持三大航,其中最青睐南航。
有市场观点指出,南航的股价表现不如国航和东航是因为市场担心波音进口关税增加对南航造成不利影响,前者的机队中有超过一半是波音系列。
商务部此前发布《对美加征关税商品清单》,空重15-45吨航空器进口关税将从5%提高至25%。这意味着波音对中国出口的主力机型——B737系列可能成为中美贸易摩擦中的“靶子”。
但智通财经此前指出,中长期看,如果贸易摩擦持续升级,航空公司或将更多投入转向空客,但由于空客公司订单已较为饱满,国内航空业或将在未来若干年运力投放更为趋缓,供给收紧则更加确定,其实是利好民航业供需格局的改善,进而推动票价和航企盈利上涨,因此贸易摩擦中长期对国内民航业其实并不是一个坏消息。
众所周知,南航是国内运输飞机最多、航线网络最密集、年客运量最大的航空公司,对比过去两年的净资产收益率,南航的ROE也高于东航和国航,赚钱能力在三大航空中最强。
从其他各项指标看,南航也优于国航和东航。一季度数据显示,除了客座率领先外,南航的收入增速在三大航里最快,且营业总成本增速最低。有分析机构指出,一季度,南航营业成本同比增长10.5%,测算公司扣油成本增速约7%,低于运力投放增速(ASK增速为11%),反映公司在执行全面成本预算管理以来,成本管控见效显著。
资产和债务结构方面,截至2017年年底,国航的带息负债有40.84%为美元,而东航带息债务的美元比重已大幅降低至28%,南航的美元负债占比约为34%。
如果人民币对美元贬值1%,国航的税后利润减少2.79亿元人民币;南航的税后利润和留存利润减少2.78亿元人民币;东航的收益减少2.6亿元人民币。
对比可见,在三大航中,南航的外汇风险敞口并不是最大的,如果后期美元随着美联储加息走强,人民币相对偏弱,国航受到的影响更大。
三大航最新的财务费用数据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由于汇兑净收益大幅增加,今年一季度主要航空公司的财务费用由正转负。国航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减少14.94亿元,变动幅度为-300.67%;东航的汇兑收益同比增加1.88亿元,使得财务费用同比减少191.72%;南航的财务费用同比减少203.64%。
目前南航的动态PE为11.4倍,低于国航的16.9倍及东航的12倍。南航较2月创下的新高回调了36%,最糟糕的时期已过,接下来反弹的力度是否会超过国航和东航呢?市场将给出答案。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