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华闻知识网

客户服务 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旅 > 文化 > 假日信宜深山游

假日信宜深山游

2018-05-24 来源:  浏览:    关键词:
   冬天的假日,我们迎着朝阳,如约去信宜看山楂花。
   上午八点,我们从水林路客运站出发,上广湛高速,转沉海高速,在高州服务区与其他朋友汇合。一行30多人,飞驰在高速路上不到半个小时,就从池垌、怀乡的出口转出,直奔大成镇而去!
   从县道转入樟木根村道,一路走去。弯弯的村道,不知走了多少个九曲十八弯。有人担心前面可能没有停车的位置,就在距离要去的地点三几公里的可停车的路边停好车辆,步行前去。而我们这两辆小车,就继续前进,在前方再没有通行小车的路尽头的民居前面的空地上停下。才转出村边,就看到前面山岗的花树下,有人影幢幢,我们的脚步开始加快!
   芳香阵阵,扑鼻而来!站在花丛中,我作了几个深呼吸,然后闭上眼睛,沉浸在这花海里,心里溢出的是难以言状的惬意!感觉花香渗透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我才慢慢地睁开眼睛。同来的队友,为了捕捉花的精魂,正在用手机和照相机拍摄一个个的画面,忙得不亦乐乎!我也急忙拿出手机,凭着自我的感觉,不停地拍下了照片和视频!忙乎过后,心情才趋于平静。这时,我才凝心静气地打量起山楂花来:雪白的花瓣、深黄的花蕊、嫩葱般的花蕊导管。手指般大的花朵,有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有才启小口的欲放花蕾、有半开放擎出花蕊的花朵、有花管擎起花蕊完全绽放的花朵、有花瓣向后翻起将花管和花蕊完全展露的花朵……三几只蜜蜂,正嗡嗡地飞舞;雀鸟的叫声,高低传送;游人的欢声笑语,在花海里荡漾……举目环顾,在当初的梯田上的山楂树,没有一片叶子,满眼都是花瓣组成的雪白海洋!每一棵擎着伞状枝桠约三五米高的树上,每一条看似干枯的枝条,都镶满了白里擎黄的花朵!冬天落尽了叶子的山楂树,看似没有了生机,一旦花儿开放,就让人们不得不惊叹,宇宙间万物的生命力是如此的坚韧和强劲!连飘落地上的花瓣,也让人觉得是那样的生机勃勃!我不想在原地踏步了,我要看一看整个花园里花花世界的姿态究竟有多迷人!在仅几十亩的花间里上下徜徉了一遭,心里觉得这一片天地还是小了些,不能让我的心情在其中狂放不羁,不能让我的灵魂缥缈在广阔的空间飘荡。些微的遗憾,一下子从心底里跳出!前来的路上,自己心里不停地想象着漫山遍野的山楂树是那样的无边无际,眼前的景象却大打了折扣!想象与实际的对比反差,油然地产生了美中不足的遗憾,也是人之常情了!
   可是,走了一百多公里的路程,仅仅看这一瓯之地的山楂花,就这样匆匆地回去,是不是太过不值了?正在我们讨论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领队的前来对我们说:等下去北梭看瀑布!听了这一信息,我们的兴致瞬间高涨起来!瀑布,曾经在阳西东水山村的吊水潭看过,还在瀑布下的潭里畅游了一回!一晃眼,三十多年过去了,吊水潭也没有了瀑布供人观看。这次到来,想不到还能看到瀑布!这样,就可以弥补我们此行的美中不足了!
   又是走了不知多少的九曲十八弯,我们的车辆就在山岗下一栋两层的民居前面的空地停下。北梭的地形,和刚才看山楂花的樟木根地形大致相同,都是逶迤山脉相夹的纵深地带。山脉相夹的中间,分出许多的小山和台地,村庄就建在这些小山和台地上。徒步翻过山坳向下走,抬眼看右前方的山岭却是高出我们正在行走的山岭高出许多!两山之间,在路的前方相连,中间有一条山涧。道路就是沿着山岭的地形而修造的。我们就沿着这条路,走了一段近似“人”字形的可通行汽车的泥土路,到了对面的山岗。
   从山岗往下走,间或透过低矮的绿树,可看到右下方河床里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走到河边,河床的一切尽入眼帘:嶙峋的石块,挤占了约三十米宽的河床,有庞然大物的、有玲珑剔透的、有神形肖物的、有五颜六色的、有细如尘埃的……一条拦河堤坝,近岸两边的水闸彻底撤离,流水从两个闸口欢畅地快速流进乱石丛中,左转右旋地填满了石丛的缝隙,显得非常弱小。枯少的水,在下午的阳光下,熠熠闪光,就像是乱石丛里一张张笑容可掬的灿烂面孔,热情地迎接我们这一队游人的前来!大家在河床的乱石丛里,不停地跨跃,寻找适合自己心意的地点,来一番视频和照片的定格。笑语在堤坝上下的河床里,和着轻风抚弄的两岸树木发出的声音,伴着各种鸟雀的共鸣。一时间,人与自然的和谐,是那样的率真和天然!脚点石头跨越水面,摆出各种姿态留下美好,攀越巨石一览河床……
   听说瀑布就在上游的前方,大家就根据自己的意愿,向上游而去!有的走上岸边沿着小径上行,有的就着河床的石头跳跃溯河而上。溯河而上的,间或遇到跨越不了的石阵,就走上右岸边继续前行。岸边的芦苇丛中,有挂在半空里干枯的草团子和一些塑料袋子等垃圾。芦苇旁边的自然副河床,石头和泥沙和谐共处,比主河床难得一见泥沙的景象,更让人感觉自然的亲切!副河床的面貌,流水冲刷过后的清晰痕迹,非常分明。满布河床的石阵和副河床流水冲刷的清晰痕迹,令人油然惊叹冥冥宇宙造物的神奇!这河床,是从何年何月开始打造?河床里的石头,是原地不动,抑或是被流水从他处冲刷而来?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每当山洪暴涨之时,从山上冲刷而下的急流,定会把石头也搬动下来的。石头经过流水长年累月的无意打磨,就变化成了今天这个河床的模样,而且还会随着岁月而不停地变化的!暴涨的急流,主河床无法承受,就要副河床的协助,再无法承受,那就越过河堤,洪水横流了!想想几米高的芦苇,半空中挂吊挂着的一绺绺垃圾,就可以想象得到山洪暴发的威力是何其的狂野不羁了!
   在河床里溯河而上的游人,根据河床石阵的变化,以安全为上的意识,时而跨越跳跃,时而上岸行走。前面,石阵的高低落差太大了,大家不得不走上左岸,沿着崎岖的小路继续前行。看着同游的人一个个地上去,我一个人继续在河床攀爬也索然无味,就跟着走上了河堤。
   为了尽快看到瀑布,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超越了不少前面的行人。远远地,看到右前方的山上吊挂下几条细小的银白色的瀑布,精神一下子亢奋起来,脚步更快了,想早一些走到跟前去看一看这难得一见的尤物!一边行走,一边不停地注视着瀑布,几乎忘记了山路崎岖的危险。听到朋友叫我的声音,我才循声望去,见到不少人就在河道的左边的斜坡上,背对着来路,不整齐地从下向上站着,不知道观看什么。我向朋友挥了挥手,就重复着刚才看瀑布的举动。渐渐走近了人群,仍然是不想错失多看河道右边源头瀑布的机会!这时,朋友走到我面前,扯了我的衣袖,大声对我说:“你看那边的瀑布干什么啊?”见我有心听他说话,就指着人群站立之处说:“快过去吧,最好的瀑布在这边呢!”我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仍然是看到石头斜坡从下到上的游人在忙碌。带着怀疑的眼光,走上前去。越过阻挡视线的巨石,一挂夺目的彩练,呈现在我的眼前:约三十米长、宽约一米的瀑布,飘动着从高处跳跃着垂挂而下!瀑布的表面,弥漫着淡淡的烟雾,袅袅弥漫,与瀑布冲击的潭水响声,汇成了一曲天籁之歌,让我的神经,不由自主地慨叹自然的天工,是那样的让人不可思议!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从我的心底腾跃而出:“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眼前这瀑布,不就是李白诗歌的真实写照吗?中华大地,瀑布在各种不同的环境里,给人添上了多少的幻想翅膀,是无法想象的了!我从心里,对朋友的提醒,感激不已!我一边凝神细看,一边不停地拿出手机和相机,变换着一个个角度,连续拍个不停。忙碌过后,看看两边的瀑布,见瀑布两边相夹的河道,再向前约十米,就被一堵高高的石壁切断了,再没有向上延伸的空间。这时,才猛然发现,这就是河流的发源地了。河流在左右两边的瀑布,就是孕育河流的源头了!这源头两边的瀑布和河道,如果是在春天或夏天的暴雨过后,将会是何等的壮观啊!瀑布的飞流直下,应是雷霆万钧从天而降;河道的急流将会是万马奔腾,风卷残云般一泻千里!那景象,那气势,是何等的激荡人心!那景象,那气势,让人更真切地感觉到天地的威力是何等的不以人的意志而改变的坚硬而强大!
   细看之下,瀑布周边,整体都是浑然一体的岩石,形成了一个敞开豁口的近似长方形的小环境。瀑布垂挂之处,就一条相对于长的宽边。这一宽边,因为瀑布垂挂的流水长年刮削,较之边缘向后凹陷不少。我拍了个够,就静静地欣赏这一挂有些跳跃向下的瀑布,偶尔看看对面的比这挂瀑布细小和平淡的瀑布,思绪在向着遥远的年代飞奔!这一挂瀑布的石块,应该与现在的整个豁口持平。因为瀑布不知多少亿万年的冲刷打磨,才一步步地缺失,才形成了今天这个模样。成语“水滴石穿”就是我们的祖先,从自然的逐渐演化中得出的真谛!世间任何的演变,都离不开长期的专注努力!就像这一挂瀑布将石块不停地磨损,如果没有真正的长久功夫,是无法改变石块的原形的!人,如果没有持之以恒的努力,是无法改变命运的!
   朋友的在上面催促我的声音,将我的思绪打断了!看看周围,就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其他的都向上走去,大多数人已在河道左边瀑布垂挂的顶上了,我跟着快步向上走去。我要看一看这瀑布是如何从上面垂挂而下的,为什么会有些跳跃的动作?瀑布顶上,约一百平方米不平整的石块地盘,有一个直径约两米的石臼。石臼里有一条约半米宽的石槽将臼里的水引出来,这就是瀑布的源头了。可能是诧异于这种神奇,游人们在这个石臼的边缘不停地“咔嚓”,人人都笑逐颜开。有的还爬上三米高的石块顶上,用登高望眼的方式去饱览这难得一见的风景!我站在瀑布垂挂的水槽一边,探头观望瀑布,见瀑布垂挂的石壁,有二、三处的岩石凸出,将垂挂的瀑布阻挡,瀑布才有了这样的跳跃!从上往下看,这种跳跃就看得更加真切了!
   石臼的来水,就在山峰下的平缓之处。从这里看来水的地形,是在两山之间的凹处。这来水的河床,也是乱石丛生。亿万年汩汩不息的流水,神威就是这样的让人叹服!水,在人们的心里都觉得是柔软的,但在这河床和瀑布的面前,水又是那样的让我的观念彻底改变!看着夕阳下山岭镀金的景色,听着水声、鸟声、人声、风声和拍照声,我的思绪又沉浸在历史的长河里……
   很快就到了下午五时,冬日的太阳晃眼就要落山了。为了不摸黑行走山路,我们不得不带着依依不舍的留恋,离开了这一自然圣地。
文/海天蓝蓝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